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电视剧《大宅门》中,白家得罪詹王府被报复,不仅白家大爷被判斩监候,白家的产业百草厅百家老号也被查封了。而百草厅白家老号奉旨为宫里制作御药,那可是日进斗金的买卖。这也就意味着白家最大的收入来源被断了。

很多人都眼馋这桩买卖,可是却没人敢接手,为什么呢?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白家的配方、做工都是别人达不到的,万一出了质量问题,说不定是要掉脑袋的,因此迟迟没有人敢接手。

但总有人眼馋白花花的银子,想出来趟浑水,这个人就是贵武。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贵武没有在药行呆过,对医药一窍不通,他认为在宫里打通关节就可以,在外面找一个懂医药的人就可以。

他首先去到詹王府,因为詹王爷是皇亲又有兵权,在太后老佛爷那里能说上话,宫里管事的自然也要卖他一些面子。虽然王爷是他的舅舅,但是贵武以前干过的龌龊事太多了,不敢直接求见王爷,只能找詹瑜,希望拉他下水。詹瑜自然信不过贵武,也不愿意趟这滩浑水,但经不住贵武软磨硬泡,而且贵武还说出一个人,天成药栈的掌柜董大兴,让詹瑜心动了。

贵武拉上詹瑜找董大兴吃酒,董大兴意气风发提出自然是由自己牵头承办百草厅,还说出自己的计划,就是要搞到白家的人手和秘方,接下来还接受了贵武的建议拉上了只会耍嘴的白三爷。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这群乌合之众当然不是二奶奶的对手,不仅没有弄来人手和秘方,还把宫廷供奉给弄丢了,最后只得将产业奉还白家。

江湖上将药行生意称作“皮行”,将卖药的称作“挑汉儿的”,董大兴一个“挑汉儿的”何德何能敢接管白家的百草厅呢?

大家都知道电视剧《大宅门》其实说的是北京同仁堂乐家的历史,接管百草厅的董大兴还真有历史原型,他就是一位曾经经营同仁堂的董姓老板。

当然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被乐家称为"印川公"的乐平泉了,他中兴同仁堂的故事一样精彩,电视剧中二奶奶夺回老号的经历有很多地方也和乐平泉夺回同仁堂相似。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乐平泉出生前,同仁堂就因为资金问题难以经营,虽然不断引入外部资金,仍然难以为继,最后不得不将字号和铺子出租出去,由别人经营,乐家只是收取字号费和铺子的租金,前后达几十年之久。

因此直到乐平泉成年,同仁堂几乎和乐家没有什么关系了,除了一点字号费和租金几乎没有什么收入。

乐平泉立志改变这种局面,他像大宅门中的白景琦一样捡起了祖上的手艺,不惜摇串铃走街串巷行医卖药,用积累的资金在同仁堂旁边开了一家小药店叫做“广仁堂药室”,因为他是乐家后人,京城百姓很买账,好多人到他的药店买药,生意很是兴旺。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这样就形成了和同仁堂唱对台戏的局面,也是乐平泉拿回同仁堂的第一步。

果然,此时经营同仁堂的董姓商人董启泰看到广仁堂的生意红火,就想到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生意,于是来和乐平泉谈合作事宜,提出的理由就是同仁堂名气大,如果将药放进同仁堂卖必然会销量大增。

这边乐平泉也有意将同仁堂盘回,这次正好趁机进入同仁堂,于是二人一拍即合。

谈定条件为乐平泉将自己所制成的药交给同仁堂代卖,利润两人四六分成,董启泰得四,乐平泉得六,同时秘方归乐平泉所有,董启泰不得探听秘方相关事宜。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这样,乐平泉就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制药,产量大增,获得的利润也越来越多。

而董启泰这边也获得了不少利润,按说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但是董启泰从这里获取的利润却不能填补其他地方的亏空。

董启泰的亏空有二:一是乐平泉所制成药销量大增,导致同仁堂原有成药滞销产生亏空;其二是同仁堂的御药供奉的亏空。当时,同仁堂供奉的御药是由朝廷定价的,而且将药交给朝廷后,还可能拿不到钱,给打白条,白条兑现起来又不知道到了猴年马月。所以董启泰经营的同仁堂每况愈下逐渐无力支撑,而这边乐平泉却赚得盆满钵满。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于是,董启泰产生了将同仁堂归还给乐家的想法,这也正是乐平泉所乐意的,于是二人再次一拍即合,两人订立契约,同仁堂被移交给乐家。这一幕和电视剧大宅门中的二奶奶收回老铺时和董大兴等人订立的契约何其相似!而两位掌柜都姓董又是何其相似!

乐平泉接手同仁堂后,御药供奉的亏空仍然在,如果不解决迟早还得经营不下去,于是乐平泉上书朝廷,历数同仁堂侍奉御药的历史,以及御药选材精细,制作繁琐,不敢有一丝马虎,这也就导致成本居高不下,要求朝廷给同仁堂的药涨价。

同仁堂为何不归还乐家,同仁堂还给乐家

不知是他的言辞打动朝廷,还是他的账目详细让人无可辩驳,总之皇帝同意给同仁堂所制御药涨价,这样乐平泉又取得了成功,接下来他又靠自己的能力将同仁堂振兴并发扬光大。

可见,真实历史中乐平泉做得更精彩,因为人家是靠自己的真本事一步一步盘回老铺的,而不像大宅门中靠向太监行贿才获得成功。